塑料包装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包装膜厂家
热门搜索:
成功案例
当前位置:首页 > 成功案例

目前RaspberryPi创始人谈微型计算机

发布时间:2021-07-11 18:20:36 阅读: 来源:塑料包装膜厂家

Raspberry Pi创始人:谈微型计算机设备Pi的诞生故事

据悉,Raspberry Pi只有信用卡大小的微型计算机居然可以拿来替换家用电脑、媒体中心、游戏机,甚至你能够想到的任何一种设备。但是,它的售价居然只有惊人的35美元。近日,EbenUpton作为RaspberryPi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对畅谈其了RaspberryPi的诞生故事。

人生第一次见到RaspberryPi时,我完全惊呆了!这台只有信用卡大小的微型计算机居然可以拿来替换家用电脑、媒体中心、游戏机,甚至你能够想到的任何一种设备。但是,它的售价居然只有惊人的35美元。对于所有年龄段的极客来讲,这款价格低廉却五脏俱全的计算机完全可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,并且无需担忧反复拆卸会造成的后果。

作为RaspberryPi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,EbenUpton在这款革命性产品的发展过程中发挥着极大的影响力。在剑桥大学计算机实验室攻读哲学博士学位期间,Upton煞费苦心地将RaspberryPi的原型组合在一起;这正是RaspberryPi的诞生故事。

今天,作为RaspberryPi基金会旗下贸易公司的CEO,EbenUpton是这款革命性玩物得以畅销的推动者与见证人;截至目前铝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可延续性特点是其再生循环能力,RaspberryPi套件已售出了超过250万件。

玩物Pi奇遇记

ReadWrite:是什么让你对科技这么着迷?这种嗜好对RaspberryPi的诞生产生了何种影响?

Upton: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就开始对这类事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我父亲是一位英语老师,却喜欢摆弄各种机械上的东西,因而我们家随处都可见各种各样的电子零件。你知道,当你是个小孩子时,见到这样的东西难免会产生好奇心,即便一开始并不知道它们的功能与作用是什么。随着年龄渐长,我开始对一些东西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实践,比如在床头挂一只小灯泡,这样即使熄灯后也可以继续看漫画书。这方面的问题在静态实验机上显得不是特别明显

我那一代的英国,学校会为每位学生都配一部名为 BBC微型电脑 的学习专用计算机;也是那个时候,我第一次接触了编程,并与它坠入情。不过,那时的学校并不要求学生掌握编程技巧,而是倾向将学生的注意力引导至教育软件上;在这样的环境下,没有太多人认识到这种美妙的事物。后来,我为自己买了一台BBC微型电脑;而当我将它抱进卧室后,就再也不愿意出去了。

对任何一个孩子,编程是一件美妙的事情。当你是个孩子时,你没有太多事情被要求去执行,不必理会地球缺了你是否还会再转;当你沉浸在编程中时,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儿。正是这一点,让编程于我始终不可抗拒。也因如此,我对科学、数学以及自然科学等理科学目才如此沉迷。BBC微型电脑后,我又购买了一台当时更加先进的阿米加电脑(CommodoreAmiga)。

上大学后,我开始接触和学习物理、工程学和计算机科学,这些经历对RaspberryPi的诞生起到推动性影响。彼时,我已在大学就读10年,并且已获得博士学位,但我意识到如果孩子们在童年时期没有自己动过手真是莫大的遗憾;即便现在的孩子仍然可以拥有乐高,但在未来的竞争中,也许他们还需要更纯粹的经验。

RaspberryPi之前,电子设备制造商们喜欢为孩子们打造精致和友好的电脑、游戏机、和平板电脑,甚至儿童专用App,但消费者似乎并不买账。因此实际情况是:RaspberryPi致力于5、高低温实验机实验箱应建立在硬质的地坪上回归溯源,但不会去刻意追求复古,因为我们中的一些人意识到,过去25年间PC行业对自己的革命已与最初的目的大相径庭,似乎已迷失本质。

ReadWrite:哪些障碍是你们必须要克服的?

Upton:起初没有任何投资者想投我们,不过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。从2006年开始,我们就在找寻做这些事情的机会,所以将RaspberryPi从一个点子变成实物真的花了很长时间。找到价格与性能,或者价格与可编程序性之间的折衷不是一件易事,但很高兴我们最终还是确立了。

从一开始,我们就认定这个项目是非营利性,因而我们需要先找到一些资金令其能够正常运作。最终,我们还是从自己人手里募集到了约2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。然后,我们 上路 了。

为了能够获得合理的生产成本,我们绕了很大一圈。通常情况下,当人们需要制造小批量的常规产品时,他们的优先选择就是当地。可是,RaspberryPi微薄的利润与制造商的高昂开价让我们对此望而却步。因为没有足够的保证金去支撑规模化的订单,只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中国的代工厂。因为对中国制造一窍不通,我们起初对这样的选择特别惶恐。然而,在寄送了5万美元的芯片并破坏交换伺服控制器汇了5万美元至香港后,对方遵守承诺将2000件RaspberryPi成品寄回了英国。其间加快了系统的采样速率虽有延误,但当装有那2000件小东西的运货车泊在车库门口时,我们原谅了它们的姗姗来迟。

联邦快递的快递员从卡车里出来,用起重器将运货板慢慢放进车库。运货板上放着2000台RaspberryPi,它们中的任一一台都要比我儿时使用的电脑先进强大。我们随便挑了一件出来,将它作为试验品进行了测试。一切完美!

RaspberryPi可观的销量推动出更庞大的需求,这让我们有时间和资本去考虑当地的代工厂。因为这样,我们就可以将利润调回本国,并且将生产线搬到我的家乡威尔士。这是一次华丽的环形,不是么?

ReadWrite:可以给我们讲一下RaspberryPi的来历吗?

Upton:我们尝试基于微型控制器技术打造一些装置,在性能上与开源电子设备原型平台Arduino特别相像。这些设备实用、便宜并且容易拆卸和握持。

然后,我们就尝试着做一台出来。严格按照事实讲,我们最终造出了一台电脑,人们可以将它接入电视或其他设备。但事实是,它已经非常过时,而我们知道孩子们是不愿与这样一台机器互动的;在爱尔兰一家博物馆的展览中,这部原型设备被很多人都视作 退步 (Fail)。作为一件光环笼罩的失败品,它现在被搁置在玻璃橱窗中,我下个月也要去 回访 它。

不过,鉴于这件原型是完全手动组装的,因此对于我们来讲,它仍有非常重大的影响。它足够过时,却允许人们花费一周时间将各部件组合起来;某种程度上,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玩具。

10载的大学生活后,我在博通(Broadcom)找到一份工作。博通是一家南加州的芯片制造商,在剑桥设立了办公室。我们逐渐意识到,相比传统的电脑芯片,芯片可能更适配RaspberryPi等同类设备。基于博通开发套件,我开发出一部原型:相同的起售价,但比此前更加强大。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:它完全基于自定义环境,而非标准的平台环境。

悲哀的是,在做了很多基本工作,最终构建出强大且支持编程的平台时,你突然发现它和其他标准机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,无法将其他人的理论付诸在自己的实践上。为此,我们开始写自己的SD卡驱动器,文件系统以及文本器。这是RaspberryPi的第二代原型。

当博通推出可运行标准Linux操作系统的ARM架构处理器时,第三代原型也呼之欲出;正因如此,我们意识到是时候让RaspberryPi走入市场了!

ReadWrite:RaspberryPi是否有失败的原型?

Upton:我们打造过好几款不同的原型设备,试图让孩子们既能学习编利用控制油路开启单向阀程,又不会觉得无聊。所谓 有趣 ,意味着这种设备在某些方面必须特别强大,能够让他们欣赏视频和玩游戏以及上。

2010年晚期至2011年,我们为一些原型定好了价格目标与可编程性目标,这让我们有时间去创造一些足够强大,并且孩子们愿意参与其中的设备。

ReadWrite:据说已经有一些8岁的孩子利用RaspberryPi建成自己的项目。你料到了么?还是感到意外?

Upton:8岁是一个适合创新的年龄。某忠诚度上,小孩子唯一需要的就是到了足够成熟的时候掌握相关的认知技能,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;甚至在学校学习一些数学知识。

逐渐成熟后,意味着小孩有了计划活动的能力,而编程则是终极规划性活动。当然,你还需要精神支持来实现它。8岁的时候,很多小孩都会开始有相当成熟的思考方式。然而,因为缺乏机械机敏度以凭借更佳状态使用键盘,在这方面,对很多小孩来说挑战仍然不小。

健全的物理与精神支撑使得8岁成为一个学习编程最佳的年龄点,正是这个时候,孩子们容易学习各种新事物,因为他们的大脑更具可塑性。

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习法语,那趁早在他8岁的时候教起,千万不要等到16岁才去行动。人类计算史上一个存留过久的盲区是:我们在很久以后才会去向自己的后代教授新东西,在他们觉得某些知识点很难吸收时,又表现出了诧异。因此我认为,学习编程时,挑选越年轻的时段越好。正如上面所说,8岁是各种技能发展愈发健全的时候,这个时候学习新东西将非常有效率。

RaspberryPi基金会CEOLanceHowarth非常热衷于小学教育,他曾得到机会并打算大干一番!

ReadWrite:也就是说,RaspberryPi的目标是让儿童学习编程?

Upton:我认为我们一直就想让学习编程的儿童成为所有人的榜样;但RaspberryPi的目标是造出一些人们愿意购买的东西,并且我们深信未成年人会发掘它很启发人心。如今,我们有了足够的规模为儿童提供各种支持。

在让RaspberryPi成为一个平台,与仅为它提供支持之间,仍然存在巨大的区别。如果你让它平台化,可能就会发现,虽然只有1%的8岁儿童在使用它,但正是这1%,成为RaspberryPi向前发展的真正推动力;不管你是否向他们提供了支持。

鉴于我们现在已完全可以负担得起教育材料的研发费用,那么,我认为当前对RaspberryPi最重要的机会就是号召老师加入到培训中,之后再薪火相传。尽管很多小孩都没有意愿去了解相对复杂的技术知识,但如果你去耐心教他们并将相关的材料以有趣的方式展现出来,那么这1%就可能变为10%,20%,30%甚至更多。

20世纪80年代为 编程学习的黄金期 ,但只有很少的人会进行实践。一些人可能会写几行代码,但能够娴熟运用的真是少之又少。

因为可以在材料和教师培训中进行干预,那我们完全可以借此超越80年代。随着参与度的提升,加之男女在各种权利上更趋于平等,学习编程的女生势必会越来越多,RaspberryPi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

ReadWrite:对主流硬件黑客文化的出现,你是如何看待的?

Upton:真的太奇妙了,不是吗?我们根本就无法预料到软件工程前端会变成这样。当我从自己掌握的软件背景知识出发去解读它时,人们用RaspberryPi做得大多数事情居然都与硬件相关,令我感到非常意外。经过这么长时间,虽然已不再因此感到惊喜,但在一开始,它确实让我感觉很惊奇。

基于多重原因,我认为这是非常正面的趋势。之所以说其 正面 ,是因为它能为孩子们提供相关的经验。个人认为,在桌面上移动像素已不再如从前一样酷;就现在而言,移动机器人才是孩子们最有兴趣做的。

实质性更高,吸引的女孩子则就更多。我这样说,是因为Web上很多东西都与女生密切相关;而实际上,却又不仅仅关乎女性。

当我谈到那1%发现抽象的计算机编程其实也很有趣的孩子时,我其实是他们中的一员。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而且其中女生很少。我不清楚这是因为涉及文化还是怎么回事,但这个世界似乎就是这样。很多情况下,当人们谈及追求联动性以便吸引女生注意力时,事实上那已不再只是单纯吸引女生的关注;取而代之,人们其实更希望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从教育立场来看,与电脑协作要比在电脑上协作更有联动性。RaspberryPi要做的,是给你一条路径让你将女孩子带进来,同时让你追踪超过那1%喜欢编程的男孩子的进展情况。

我认识一个南加州的男孩子,平时就喜欢做两件事儿:在RaspberryPi上编程,自己制作锁子链甲。对任何人,能够自己动手制作都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ReadWrite:你觉得像RaspberryPi这样的产品有多大的需求空间?我们最终是否都会变成手工爱好者?

Upton:对像RaspberryPi这样的产品,我觉得市场有非常大的需求空间;与此同时,我认为需求与DIY爱好者社区存在莫大的关联。在美国,手工社区的发展异常繁荣,发达程度比英国至少要高5年。在英国,我们虽然有属于自己的手工艺品展览会和创客空间,但与美国比起来,仍相差甚远。

当我们开始谈论创建RaspberryPi这个品牌,然后开始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时候,我们意识到:要打入这个社区,最有效率的事情就是打入内部。

正因如此,RaspberryPi首次开售的时候才取得不俗的战绩;因为在手工爱好者看来,Pi可以让他们发挥动手能力,以创建专属自己的项目。

尖锐湿疣会致癌吗
认清白癜风的早期症状
尖锐湿疣误区有哪些呢